“狙击之王”西蒙:不到4月歼敌542人左脸被炸活到97岁

“狙击之王”西蒙:不到4月歼敌542人左脸被炸活到97岁

在战乱中,总会涌现许许多多带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,这些人物总有他们异于常人的能力,再凭着一腔孤勇,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一骑绝尘。

二战期间,芬兰有一位号称“白死神”的狙击手,在冰天雪地中凭借一己之力击毙了705名苏军,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耀。这位著名的狙击手,名叫西蒙·海耶。

1905年,西蒙·海耶出生于芬兰南芬兰省罗加维小镇,是个土生土长的芬兰人,靠着在山林中打猎为生,很早就练成了极好的枪法,也学习了许多野外生存的技能。

20岁那年,西蒙加入了军队。他的身高只有一米52,是军队中不受重视的矮个子,可谁也没想到,有朝一日,他能成为令数万万敌军都闻风丧胆“狙击之王”。

1938年4月,德国纳粹入侵奥地利,苏联数次以维护边界安全为由要求与芬兰交换领土和租借军事基地,但双方的谈判一直都僵持不下。

1939年11月,苏联单方面废除《苏芬互不侵犯条约》,并与芬兰中断了外交关系,在11月的最后一天,苏联向芬兰这个人口只有四百多万的北欧小国发动袭击。

在战争一触即发之际,芬兰许多原本已过上平静生活的青年人选择走上战场去保家卫国,这其中就包括西蒙。

已经34岁的他原本已经退役回家乡继续过着打猎为生的生活,但看着国家遭受敌人侵袭,他毫不犹豫选择再次进入军队,成为保卫国土队伍中的一员。

苏联派出约四十五万士兵、两千辆战车、一千余架飞机攻打芬兰,对其进行全面进攻。

彼时,芬兰这个弹丸小国兵力不足苏联的四分之一,论军事装备、技术等更远远不及苏联,在这些力量方面,芬兰明显是弱势的一方。

但是,芬兰的地形是易守不易攻的,当地本就多森林和沼泽,再加上此前在卡累利阿地峡修建的坚固工事,芬兰军队得以打阵地战、小范围围歼战来进行反攻。

芬兰军队利用地形地貌采用的战术显然十分有用——以善于伪装的小股兵力对苏军进行包围打击。

两人进行搭档,一人射击,一人观察,枪口对准苏军的指挥官、侦察员、通信员等,以此切断敌军的通信联系以及消灭其指挥枢纽。

芬兰的寒冷与昼短夜长本就让苏军中的大多数人难以适应,水土不服,再加上对地形地貌的不熟悉,难以发现藏在暗中的狙击手。

因此,芬军狙击手给苏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致使苏军攻打芬兰的进程十分缓慢,伤亡重大,对芬兰主军一直久攻不克。

作为狙击手的西蒙·海耶,穿着白色的迷彩服,在零下二十到四十摄氏度的寒冷环境里狙击敌人,白雪和寒风是他最好的掩护。

专业猎人出身的他,对于山林的地理环境也十分熟悉,滑着雪橇就能在白雪皑皑的山林中来去自如。

相比起来,穿着笨重褐色制服的苏军在雪地里要行走都比较艰难,自然是狙击手很容易发现的目标。

在恶劣的作战环境和强大的敌人面前,西蒙从未退缩。敌人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,他便用他手中那杆莫辛纳甘步枪击杀一个又一个敌人,而枪法之准,也鲜少有人能和他匹敌。

西蒙·海耶经常采取的战术是藏在雪堆中,把枪口附近的雪拍硬,以减少开枪后引起的雪花扰动,提高命中率。

在潜伏时,他的嘴里经常含着一口血,防止呼出的热气暴露目标。如果被敌人接近,他就会用他的冲锋枪击杀敌人。

根据统计,在整个二战期间,平均每击杀一个士兵需要2.5发子弹,而越战期间,杀死一名士兵则需要20发子弹。

而西蒙·海耶每击杀一名敌人,只需要1.3发子弹,这几乎已经算得上是百发百中了。

更令人惊叹的是,西蒙射击时经常不使用瞄准镜,因为瞄准镜被太阳照射产生的反光容易暴露目标,而且在气温极低的环境中容易弄脏或者损坏,不利于射击。

此外,西蒙还曾创造下七百米以外狙杀的狙击神话,在苏军中造成了极大的恐慌。

在1939年到1940年不到四个月的冬战中,被确认击毙的苏军中一共有505人是出自西蒙的手,但他自己统计的数字是542人。

而除了暗中狙击杀死敌人之外,西蒙用M-31SMG冲锋枪也击毙了大约两百人,这还只是在他受伤的前一百天统计出来的惊人数字。

算下来,西蒙平均一天杀敌五人,而芬兰白昼时间较短,因此也可以说他在有日光时平均每小时杀敌一人。

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狙击手能打破他这个记录,“世界狙击之王”实至名归。

西蒙曾得意地对他的战友说:“我的目标是在战争中击杀1000个敌人”,他最后并没有实现他的这个目标,但杀死705个敌人的傲人记录,已显现了他非凡的狙击天赋和战斗力。

过人的狙击手法使得西蒙让苏军闻风丧胆,称他为“白色死神”,苏联的士兵们一提到他,都觉得是可怕的恶魔,因为不相信一个人靠一把枪就可以击杀那么多人。

西蒙的存在,是苏军的心头大患。在当时的战争中,芬兰像西蒙这样神出鬼没又英勇无比的狙击手是苏联士兵们的噩梦。

他们每日在雪地中的感受就像时刻会被推进地狱的大门一样,有胆小的士兵甚至不敢在雪地中探出头来,因为也许不到三十秒,脑袋上就会被打出一个窟窿。

在寒冷的夜里,苏联士兵甚至绝望到坐在火堆旁边等死。极度绝望中,他们对身边倒地而死的同伴视若无睹,只静静等候着属于自己的那颗子弹。

为了彻底除掉西蒙这个心头大患,苏军也曾派出一支军队深入雪地侦查,但最后这支军队竟无一人生还,这让苏军方面既愤怒又不甘,于是再一次派出军队以求击杀西蒙。

可结果和前一次还是相同的,苏军只能看着自己的士兵像猎物一样倒在西蒙的枪口下。

经过谋划后,苏军决定对西蒙·海耶进行范围捕杀,也就是在西蒙活跃的区域内对他进行范围轰炸,以求有机会能杀死他。

这样的方式果然比较有用,但数次轰炸,西蒙也只是与死神擦肩而过,苏军并未置他于真正的险境当中。

一次,隐藏在雪地中的西蒙差点被一片弹片击中,好在他反应快,迅速躲开了弹片,子弹只击中了他的大衣,他只是皮肤略微被擦伤,并无大碍。

1940年3月6日,苏军先用火炮轰击西蒙可能躲藏的区域,再出动大量兵力围追堵截,并使用了杀伤力巨大的达姆弹,誓要付出一切代价将西蒙·海耶置于死地。

在逃跑过程中,西蒙不幸被一发达姆弹击中了左脸下巴,威力巨大的达姆弹使得他的整个左下颚都被击穿。

西蒙瞬间晕了过去,当芬兰的士兵发现他时,他的左半边脸都被炸掉了,但生命力顽强的西蒙还躺在雪地中喘着最后一口气。

战友冒着生命危险将西蒙救回军事基地,那时候,士兵们都觉得西蒙时日无多了,但神奇的是,一周之后,西蒙清醒了过来。

他的脸部严重变形,下颚的大部分功能丧失,但他已没有生命危险。他仍能扛起枪,在烽火连天的雪地里挥洒自己的热血。

这场侵略战争最后还是以苏联的胜利而告终,芬兰为了保全国家,还是以割让土地的方式求得和平,但这场战役让全世界看到了狙击手的价值。

在战争结束后,西蒙·海耶从一等兵直接晋升到了少尉,在芬兰军队的历史上,还从未有人如此晋升过。

这对于西蒙来说,是无上的荣耀。在敌军的眼中,他是“白色死神”,但在芬兰人民眼中,他是值得敬仰的民族英雄。

完全康复后,西蒙也放下了步枪这支致命的武器,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,因为脸部有明显缺陷,他很少与人交谈,以猎驼鹿和养狗为生,逐渐成为了驼鹿猎人和育犬专家。

1998年,西蒙接受采访,记者问道:“杀了那么多人心里会不会感到内疚?”西蒙回答道:“从不后悔杀了那么多敌人……我只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,上级给了我一个任务,而我恰好有能力去完成。”

2002年,这位曾让万千敌军闻风丧胆的民族英雄与世长辞,享年97岁。他不仅是世界公认的最顶级的狙击手,更是活得最长的狙击手。

想必西蒙·海耶在射杀一个个敌人时,平静冷峻的外表下也掩藏着翻涌的情绪。战争让他手染鲜血,更给他带来面部缺陷的遗憾,但他永远都是芬兰人民心中那个不可替代的英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